没有吃鸡,甚至都没有杀人。
 
    被前后包夹,死的憋屈至极。
 
    楚生做好饭进来喊苏小沐吃饭,正好看到了最后黑屏止步15名的画面。
 
    “哟,死了啊?”
 
    楚生的声音也被录到麦克风里,顿时陈思琪就开始喊起来:“楚生,带我吃!”
 
    同时直播间里的水友也开始起哄。
 
    “没了大舅哥,这群人都吃不了鸡啊!”
 
    “太惨了,刚才堵桥要是大舅哥在,对面恐怕会被炸到怀疑人生。”
 
    “我大舅哥十个烟雾弹扔上去,你说什么堵桥?不存在的!”
不是什么坏事,因为无论陈思琪还是直播间里的观众,对楚生多是调侃,并没有什么恶意。
 
    楚生见自己的妹妹问起来,酝酿了片刻道:“小沐,你说我也搞个直播咋样?”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苏小沐的米饭直接喷了出来,旋即弯下腰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“哥,你是故意吃饭的时候讲笑话逗我笑吗?”
 
    苏小沐起身,拿纸巾帮楚生擦掉脸上的米饭,顺带将桌子收拾了一下。
 
    楚生脸都绿了,片刻后开口道:“为什么我就不能直播了?”
 
    苏小沐整理了一下仪容,少有的认真起来:“那哥你说你直播能干嘛?难道在教育区开个数学视频辅导班?”
 
    “我想直播绝地求生,但是不知道直播这些怎么弄,你是斗鱼的主播,应该知道这些。”
 
    “你才打了一把游戏,要知道绝地求生对直播的要求很高,一般都是其他游戏转行过来的主播,或者是射击类游戏过来的职业选手,没有一点技术和口才,根本无法在众多主播中大浪淘沙,要知道主播这行更迭速度很快,比你想象中更艰难。”
 
    苏小沐虽然在直播和日常生活中带着小魔女和淘气的性格,但是谈到了关于哥哥的工作,她还是少有的认真了起来。
 
    她亲身经历过从小主播到大主播的蜕变,知道这一行的水友多深,有点长处的主播都不一定能火,更何况在直播方面没有长处的哥哥。
 
    楚生知道光凭嘴说是说服不了苏小沐的,深呼一口气抬头道:“小沐那这样吧,待会儿不是约好了和陈思琪他们在打一场比赛,你在一旁看着,等比赛打完你要是觉得哥没这个直播的本事,那我也认了!”
 
    苏小沐想了想点了点头:“行,那要是哥真的有这个本事,我在斗鱼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,加上我直播间的流量,都可以引流到你那边去。”
 
    两人谈完正事,就开始认认真真的吃饭,但是楚生忽然来了一句:“刚才你走之后,我给你拉了六个火箭,小礼物不知道多少钱,待会儿进去你在后台看看。”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苏小沐刚喝了一口汤,顿时又喷了楚生一脸。
 
    “啥?你说啥?六个火箭!?就半个小时?”
 
    看到妹妹脸上的惊异,楚生一脸怨念的将脸上的汤汁擦干净,瞪道:“我说苏小沐,以后你喷东西的习惯能不能改掉,要不然我真的教训你了啊!”
 
    苏小沐睁大亮晶晶的眼睛,努着小嘴双手合十一脸哀求:“我错了,下次不敢了!”
 
    楚生看到苏小沐这个样子,火气顿消,轻叹一口气,唉自己惯的妹妹除了含泪忍着,还能怎么办?
 
    “好了好了,下次注意!我吃个饭还得洗脸,容易么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