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特殊的系统,对于楚生来说就是上天赐予的天赋,如果不好好把握真的是暴殄天物了。
 
    考虑片刻,更让楚生坚定了想要直播的决心。
 
    闺房里,苏小沐回来后立刻和直播间的水友们打招呼。
 
    “半个小时不见,大家有没有想我呢?”苏小沐亮晶晶的大眼睛配合俏皮可爱的扎眼,顿时要了很多水友的老命。
 
    但是也有不少人疯狂地说着骚话。
 
    “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再看大舅哥天秀一波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墙裂要求再让大舅哥直播一把亡命吃鸡。”
 
    “说实话啊小鸽子,你哥比你更合适绝地求生,2333。”
 
    苏小沐看到这些弹幕,还以为是水友再开玩笑带节奏,佯怒道:“你们这群喜新厌旧的家伙,是不是又欠揍啦?”
 
    随后苏小沐戴上耳机,和其他三人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,去学校有点事,现在还能再开一把!”
 
    陈思琪听到是小鸽子的声音,顿时兴奋道:“小鸽子,你哥刚才说他以前没玩过游戏,这是真的吗?”
 
    苏小沐还以为刚才打的那把是哥哥坑了,联想到陈思琪突然打电话过来发问,旋即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啊兔子、小爵、陈妈妈,我哥以前是真的没玩过游戏,以前在大学里被室友拉着玩英雄联盟,结果打了一把室友差点没把他打一顿,之前是我欠考虑了,对不起。”
 
    苏小沐忙解释道,现在想来肯定是刚才的游戏气氛很糟糕。
 
    结果苏小沐解释加道歉后,语音里顿时出现了一阵沉寂。
 
    就连直播间里的水友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刚才楚生大舅哥1v8霸气翻盘吃鸡,到了他妹妹嘴里,就成了完全不会玩游戏的弱智青年。
 
    “龟龟啊,这是表面兄妹吧,自己哥哥游戏玩的怎么样身为妹妹的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“认证了,表面兄妹!”
 
    “看来小鸽子对他哥哥的恐怖力量还一无所知!”直播间的皇帝追风也跟着水友们一起带起了节奏。
 
    “那股力量就连兔子、小爵和陈妈妈都为之一怔!”这话是污神发的。
 
    苏小沐有些奇怪,怎么自从自己回来后,直播间水友的节奏带的飞起啊,连追风和污神两位皇帝都开始带起了节奏。
 
    “唉,我死了,这才三十分钟,以前一口一个小鸽子、小可爱的水友们,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。
 
    “陈妈妈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苏小沐只好希冀于陈思琪。
 
    然而陈思琪想到之前楚生说的要找妹妹商量直播的事情,想要帮一把楚生,道:“小鸽子,你有没有想过让你哥也来做斗鱼的主播?”
 
    “我哥,主播?”苏小沐轻轻蹙眉,一脸懵逼。
 
    “我哥也没啥才能,长的也不帅,还不会说话,他主播能干啥?”苏小沐下意识说道,难道让他哥在斗鱼tv的教育频道,开一个小初高数学辅导?
 
    陈思琪没想到楚生在妹妹苏小沐眼中是这样的设定,继续引导道:“你可以让你哥直播绝地求生啊!”
 
    “绝地求生?陈妈妈你不会是在说反话吧?”苏小沐觉得自己回来后,几人都怪怪的。
 
    陈思琪顿时一滞,语气加重直接喊出了苏小沐的本名。
 
    “苏小沐,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!你哥真的可以开个直播的。”陈思琪说着,几人已经进入了游戏,来到了素质广场。
 
    “兔子哥,小爵,你俩说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苏小沐见从陈思琪口中套不出来话,干脆目标转移到两位男人身上。
 
    “我也觉得楚生可以开个直播间,效果应该会很不错。”兔子倒是明说,知道陈思琪要帮楚生,也跟着说了两句好话。
 
    但是苏小沐一旦问到刚才游戏的细节,所有人包括水友全部讳莫如深,只留给苏小沐三个字——问你哥。
 
    苏小沐很生气,表示这把游戏以后,一定要好好问一问楚生,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。
 
    随着几人交谈,游戏开始四人全都登上了飞机。
 
    当看到飞机航向的时候,兔子、小爵和陈思琪脸都绿了!
 
    和刚才那一把一模一样,从机场军事基地直飞地图最北边的s城。
 
    “我说兔子,我们这把要跳机场了吧?”陈思琪首当其冲建议道,上一把那种恐怖的情况她可不想再体验一次。
 
    小爵当即也表态道:“跳机场跳机场!”
 
    虽然语气听起来无比坚定,实则心里慌得一匹,已经对s城这个地方留下阴影了。
 
    兔子看到这航向的时候,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跳机场,于是直接在机场军事基地c字楼标了个坐标。
 
    “2333,兔子、小爵和陈妈妈看到这航线脸都绿了,不由分说直接选择了跳机场。”
 
    “虽然我大舅哥不在场,但是他的阴影还在。”
 
    “恐怕这两天,这三位主播对s城都有一种莫名的抗拒感。”
 
    跳伞降落,这把因为是正对着的航线,跳机场的人很多,顿时就仿佛下饺子似的,一堆人从飞机上跳下来。
 
    当看到这么多的人,四人心里顿时咣当一下有些沉重。